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您现在位置:南充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>> 政务信息 >> 政策解读 >> 正文

“十一五”发展提速中国纺织“十二五”谋求由大变强

    编者按“十一五”是我国纺织工业继续高歌猛进的五年,其间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。跨入“十二五”,经历了金融危机洗礼的纺织工业,面临资源和环境压力加大、生产成本居高不下的诸多挑战,又迎来了内销市场强劲增长的难得机遇,调结构、转方式,提高纺织工业发展质量已成为当务之急。
  在日前举行的中纺圆桌论坛2011年会上,来自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、中国针织工业协会、中国化纤行业协会和中国产业用纺织品协会的负责人,在回顾和总结“十一五”发展成就的基础上,分别就“十二五”的行业发展前景进行了展望。
  议题1:关于“十一五”
  行业发展“大提速” 奠定“十二五”格局
  朱北娜:“十一五”期间,我国棉纺织行业工业总产值比“十五”期间增加140%,利润增长38%。
  作为基础性行业,从棉纺织行业对针织服装、家纺等下游行业的贡献率来看,针织服装占到35%,家纺占到25%,其他用于梭织。
  过去五年,棉纺织行业的区域发展特点非常明显,中部地区投资累计增长28%,西部投资增速为23%。
  一项测算数据显示,“十一五”期间,棉纺行业的职工工资增长幅度达到350亿元左右,棉农收入增长幅度也达到300亿元。
  五年来,从出口竞争力来看,棉纺行业出口增长速度达到84%,其中,纺织品出口增长60%;出口交货值增长33%。
  杨世滨:“十一五”期间是我国针织行业实现快速发展的五年,最标志性的事件是,2005年,我国针织服装海关出口总额第一次历史性地超越梭织,2007年出口金额一举达到1000亿元,即使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也保持在600亿元,2009年和2010年的出口规模基本与2008年持平。
  过去五年来,我国针织行业的发展类似于中国铁路的“大提速”,发展速度非常迅猛,究其原因,结构调整是背后的重要推动力。
  首先,从市场结构来看,原来70%的针织品依赖国际市场,只有30%用于内销;但是,“十一五”末期,针织品内销比例已经提高到55%以上,内销平均每年增长5个点。
  其次,从生产结构来看,在整个纺织行业,针织业“三分天下有其一”。目前,针织行业纤维加工总量已经突破1300万吨,占到整个纺织服装纤维加工总量的三分之一。
  其三,从服装的强势表现来看,若以金额计算,针织服装占到整个服装行业的55%,若以产量计,针织服装大概占到服装行业的65%,并且这一比例在未来还会出现大幅提高。
  端小平:过去十年,我国化纤行业的增长速度达到16%,最近五年稍微有所下降,基本保持在11%左右。2005年,我国化纤产量为1665万吨,去年预计达到3030万吨。
  与此同时,化纤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,这也是行业竞争力提升的一个表现。目前,年产能超过20万吨的企业数量达到35家,其产能合计占到全国化纤总产能的50%,初步形成了一支国际化的队伍。
  朱民儒:近几年,我国产业用纺织品的发展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得到体现。
  首先,从国家层面来看,不管面临灾害还是其他领域,为确保人民生命安全、满足国家建设需要,产业纺织品都是首当其冲的。例如,在中国60周年大庆的阅兵仪式上,很多先进武器都需要产业纺织品的支撑;在航天领域,不管是载人飞行还是登月飞行,都需要产业纺织品。
  “十一五”期间,我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增长速度达到18%,这主要得益于国家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外部动力,以及企业内部控制和创新能力催生的内生力量。
  议题2:关于“十二五”
  走向中高端 力求行业整体变强
  朱北娜:“十二五”期间,棉纺行业首先要做好两个市场资源的形势判断,尤其是巴西、俄罗斯、印度和中国金砖四国的未来发展潜力值得关注。
  从技术创新来看,根据中国纺织工业协会最新发布的“十二五”科技发展纲要,棉纺行业科技进步的重点内容应该涵盖加工技术创新、设备工艺技术创新、质量监测创新等领域。
  在淘汰落后方面,现阶段,棉纺行业2010年以后的纺纱设备已经达到70%,到2015年,这一比例可能超过25%。
  就可持续发展而言,为推进节能减排,今年到明年期间,棉纺行业的纺纱和织布用电水平标准将在全国推开,并且还要与印染行业共同致力于减少PV用量。此外,做好原料的调研和预测工作,对整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同样至关重要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“十一五”期间,棉纺行业劳动生产率从20万元/人提高到49万元/人,未来五年还将进一步提升。
  杨世滨:在之前的十一个五年规划里,针织行业发展都是以数量增长为主要切入点,但是,从“十二五”开始,量的增长将不再是行业发展的重要目标。
  “十二五”期间,我国针织行业的发展主要体现在外部调整和内部调整两个方面。
  从外在表现看,未来五年针织行业将呈现产业资本金融化的趋势。迄今为止,已经有超过10家针织企业实现上市,或者准备上市融资。
  与此同时,随着财富积累能力的增强,针织行业也将出现投资多元化的特点。2008年时,行业投资还主要考虑成本和资源要素,今后将更多地从成本优先转向成本与市场双优先,江苏波司登在英国市场的并购行为就是很好的例证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“十二五”期间,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的加快,在工业化后期阶段,企业内部结构可能出现巨大转型。
  从内部表现来看,大企业化和高度的产业集群化是未来的重要发展方向。从2002年开始试点产业集群以来,在目前纺织行业175个产业集群中,针织产业集群已经超过30家。
  此外,更加完整的产业协作也是“十二五”的一个显著特点。中国针织行业之所以能够在2008年有效应对金融危机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产业链带来的成本优势。
  从某种意义上说,目前的针织行业内部结构呈现倒T型,对于下面已经形成生产能力的部分,技术改造是必然趋势;对于上面的那部分,未来将向以精编产品为代表的高科技领域拓展。
  从企业内部来说,一方面,劳动生产率会进一步提高,这是抵消直接成本上升最关键、最有效的办法。另一方面,在稳定外销份额的基础上,企业关注的焦点要放到内销上,并且充分重视销售网络和网络销售。
  端小平:未来五年,我国化纤总量预计达到3900万吨,年均增长速度为5.2%,对应的产能增长大概在1200万吨到1500万吨之间。
  围绕上述这部分新增产能,化纤行业的主要发展方向应该包括量大面广的功能性纤维、高技术纤维、产业用纤维以及生物质纤维等。
  举例来说,一般的化纤仿棉纤维吸水率只有1左右,未来的技术进步方向就是使吸水率提高到2或3,从而为下游企业提供更加便宜的高性能纤维。此外,具有阻燃、抗紫外线、抗菌性作用的功能性纤维也是重要发展方向。
  高新技术纤维主要应用于军工、航空、航天和医学领域。在产业用化纤上,为适应地质灾害和火灾频发的形势,每年100万吨的产业用纤维增量,更多地需要依靠国家立法来解决。
  此外,为满足国家战略性新材料发展需要、突破石油资源紧张瓶颈,生物质纤维也是未来的一个重点发展领域。
  朱民儒:“十二五”是延续“十一五”的又一个五年。过去五年中,我国汽车产业发展迅猛,2010年汽车产量突破1800万辆,进而催生了产业用纺织品的巨大市场。例如,加强高档汽车中车用纺织品的配套能力将成为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。
  高速铁路的快速发展也为产业用纺织品提供了难得的机遇。随着高铁大提速,如何保障安全成为重中之重,这在世界上也没有先例。例如,我国在防滑垫等方面的自主研制都是新的突破。
  此外,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速度的加快,医疗防护领域对产业用纺织品的需求越来越大。以手术器件等医疗卫生材料为例,目前我国还要大量进口国外的产品,一个重量只有10毫克的支架,其价格高达2万元人民币,成本非常高昂。
  据测算,前两年我国医疗纺织品的市场规模还是40多亿美元,2010年已经达到67亿美元。如何更好地满足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需求,无疑是未来产业用纺织品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。
  议题3:关于2011年
  原材料价格上涨成行业关注焦点
  朱北娜:今年我们做了一个预测,从总量上看,如果全国按13亿人口计算,一人一身衣服,大概今年的服装需求量要增加100万吨,还不算家纺的需求量。从棉花方面来看,根据一些部门的预测,国内产量预计大概会减少50万吨左右,可需求在增长。我们判断在今年8月之前可能会有比较高位的运行。
  从棉纺协会来说,今年我们成立了棉花产业研究组,包括化纤也要做系统研究。还有纤维肯定使用越来越多,因为需求大了,棉花资源有限,预计到2015年会是1400多万吨,主要用在行业加工方面。从这方面来说,要占到全世界大概55%,所以要加强扩产或者多使用非棉纤维。
  杨世滨:从行业角度来说,我们非常关注资金问题。2011年,央行估计会加息、会贴现,这些手段都使资金非常紧张。紧张以后,企业会产生两大问题。
  第一,到2014年我国很多企业需要进行技术改造与设备更新,这需要大额投资,这个投资很多时候要靠银行贷款实现。另外也要靠一些折旧来提,但是资金从紧以后,这些订单是不是能够百分之百执行?如果不能执行的话,对行业可能就是一个恶性的、反复震荡的结果。
  第二,在稳定外销市场的时候要大力开拓内销市场,内销资金可能是外销资金的1.5倍。现在情况是这样,举例说,我们买设备要付30%的定金,买纱线要现款现货,但是在终端部分,国内市场还出现很多不均衡,有好的也有坏的,一个企业可能同时会面临在内销市场中的库存,风险抵押等等,这个出来以后,像针织企业会出现两头的问题。一头是购买的设备和原料都是现金现货,或者有预付款的。终端收不到这个钱。这样就会出现大问题。
  资金问题还包括原材料部分,今年澳大利亚羊毛一定大涨,棉花也要大涨,这两个原料一上涨,虽然化纤未必会先涨,但是羊毛和棉花上涨以后会把化纤拉上去的。作为后端加工企业要非常关注上游的变化。
  端小平:关于2011年的形势,应该关注如下几个问题。第一,可能由于棉花价格重心的上移,必须要重新调整化纤价格体系。比如以前化纤价格的定位基本上针对棉花在1.5万元上下定价,如果长期稳定在2万元以上,到底化纤应该如何定价呢?在这个过程中,企业会有很多迷惑和迷茫,所以预计化纤2011年价格波动幅度可能会加大、频率会加剧。
  第二,化纤新一轮的投资热又形成了,预计2011年年终可能化纤有一个集中投产,1999年、2000年化纤行业是比较健康的,从原料到中间聚合,各个领域都有,是因为产业链比较平衡。但是现在行业自己正在主动打破这种平衡。第三,资金问题,化纤行业会遇到流动资金紧张问题,因为很多原材料价格上去了,产品价格上去了,这样需要更多的流动资金来支持企业正常运行。
  这几个问题今年可能会影响企业的决策,机会把握得好,可能会比较好,机会把握得不好,可能会有一定风险。
  朱民儒:原料价格波动、外汇汇率变化,都给生产带来一定风险。“十二五”中其他行业的规划,都增加了市场容量,提供了很好的使用领域。因此我们一定要加强跟各行业的联系,介绍新产品、新性能。但是我们不得不看到,现在产业纺织品企业普遍规模偏小,在竞争中,不管是国际竞争,还是国内承担一些大的项目上,都处于弱势。比如说跟国外大厂商竞争中明显不足,不管是设计实力,还是经济实力,都不足。经过甲流等突发事件后,我们有些产品处于相对过剩的阶段,这样给企业增加了自律的要求。如何提高产品质量,如何提高产品性能,如何满足用户需求?这些都是需要做的工作。跟上下游之间的密切联系,加强行业的自律,加大创新力度,都是行业近期的工作重点。   (本版文字由本报记者宋斌斌整理)